【鱼进锅】深夜话痨

他哥以前签名,就是他们演出结束的签名环节,他哥也是去的,其实和他台上唱歌一样,一是想给小胖分担,二是为了让更多观众得到回馈


在他哥三十多岁四十的时候,就是他最帅的时候,一直念叨女粉丝怎么样怎么样,又很吃醋的亚子,小胖一是可能怕他真的误入歧途,二是真的吃醋


但是在他哥看来,可能有他自己会抢风头这一点,小胖在吃谁的醋他可能也不是那么的清楚,所以干脆就也不给签名,直接开除粉籍【之前讨论过】


那个时候的他哥是真的为他找想,甚至一切都以他为主,一举一动,连呼吸都考虑到他,或许也是那个时候这样的照顾,才让小胖这样沉下去,一辈子都出不来...


+

虽千万人,吾往矣

栗子:

想考驾照:



不需百年,不过多久某人绝对会被评为当代司马懿和赵高,罄竹难书



IK君:





在我看来,他一生最大的功绩,是打破知识分子对舆论的垄断,将世家清扫一空,彻底摧毁宗族势力,让法律取代宗法(古代当然也有法律,但古代皇权不下乡,你懂的)。后期致力于打掉dang内资本集团,整肃山头主义,杜绝新的贵族。
这是他后半辈子都在努力做的事,其意义不亚于前半生的统一全国,解放人民。虽然他失败了,虽然很多成果如今都化为乌有,但他的思想将会一直延续下去。...

+

【鱼进锅】亲爱的于先生

ABO预警


点不开是因为网不好,耐心等待一下就打开了

+

【鱼进锅】醉花阴


同人作品,请勿当真

谁也没承想,提分手的竟然是于谦。这是一场持久战,看谁熬得过谁,较着劲儿,宁可背后气的直砸墙,面儿上也笑呵呵的称兄道弟。

后来于谦听王海复述自己的醉话,大概是觉得没意思了,没意思还扯这个可就太没劲了。于谦揉着太阳穴,“喝的太多了,都断片儿了。不用管我,你的任务就是好好看着点角儿。”

王海也觉得郭德纲更要紧,结果郭德纲就跟个没事人一样。他甚至觉得这个世界上有点错位。提分手的那个喝个半死,被分手的那个还能稳坐书房练字儿玩儿。

郭德纲察觉到王海带着试探的目光,开口道:“我听说昨天谦儿喝酒了,喝的挺多。”

王海点头,“啊……”

“喝可以,以后别叫他喝这么多,难受的是他自...

+

【岳郭】拜无忧

 


几乎每隔两个月,岳云鹏都会来书房找他,和他说说自己这段时间都收获和疑惑。


 


其实他不必如此。


 


公司早就放手了。


 


岳云鹏看着愣神儿的人,叫了声师父,无奈又像宠溺的笑笑,这个表情他从师哥那里看见过。


 


可是师哥他没抓住。岳云鹏,是不是那个退而求其次呢?


 


郭德纲怜悯的看向自己最得意的徒弟。


 


是最得意的,没有之一。


 


“最近很忙吗?没见你和朋友一起玩儿。”


 


岳云鹏摇摇头,没那么忙,可...

+

【鱼进锅】两只兔子八条腿

 


退休生活是想象中的惬意,除却感慨身体机能大不如前,其他都惬意的很。


 


但于谦的怨念远不止此,虽然两人只差四岁,年轻时也没觉得有什么,可是年龄越大越能感到他们之间的差距。


 


他低头看着认真伺候自己洗脚的人,额头上竟然只有些细纹,不像自己,拉皮都拉不上去了。


 


想当初还是自己给他洗脚了来着,谁想风水轮流转。


 


郭德纲抬头对上于谦略带伤感的眼神,疑惑的歪头看着他,“您怎么了?哪不舒服?”


 


于谦委屈的抽抽鼻子,“今天散步好累。”


 


郭德纲...

+

【鱼进锅】亲爱


说起来还是郭德纲先挑明的。他看着大傻狗总背地里给他瞎忙活,对着他的时候却小心翼翼的。他真是没见过这么傻的了,怕他再祸害别人,只好自己收着了。

这真的不怪于谦,他浪了快三十年,但是这方面实在没什么经验可谈,毕竟也没喜欢过什么人,简直是白纸一张。这跟有过经历的郭德纲一比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。非常上道儿的是虽然不知道该怎么办,好歹也知道真心实意对人家好。歪打正着,没想到郭德纲就吃这套。

越明白人心险恶就越发明白于谦的珍贵,他也并不是不知好歹。于谦给他十分,他甚至愿意还二十分,只是看着聪明至极的人笨拙起来就异常可爱。每天晚上想起来他做的事儿都能笑着入睡。

相声圈子里于谦是有姓名的,可到底没出圈儿...

+

【鱼进锅】喜你为疾,药石无医

虽然改了,但依旧很多预警!


难熬的夏天快要过去,窗户四敞的屋子常人待起来还有一丝凉意,腹部隆起的人穿着对襟短袖和短裤也并不爽快。

异常的燥热不止是因为肚子里的孩子,还因为他的发情期快要到了。他的发情期并不那么准,可能是因为太过辛苦,身体机能有些不同。

他掐着时间给那人打了电话,怕打扰他休息,抑或怕扰了他的兴致,他是说发情期快要到了,其实只是希望他能抽出些时间来,陪陪他。那人满口答应着,临了说天大的事儿也比不上他的一个电话。他低着头腼腆的笑一下,那边就忙起来,郭德纲是舍不得的,却只好说让他先忙。

他精心准备了饭菜,只有他自己时,他总是喝点粥就对付了。别人怀孕都吃的发胖,他则...

+

【鱼进锅】结发受长生



睡前短打,其实就剪个头。。。


几个月不见了,因为有演出而,才再次看见他,郭德纲捧着茶壶时不时瞟他几眼。


于谦是明了的,于是凑上前去,笑着问道:排节目还顺利吗?”


人到他眼前他就不再看人家,低着头摩挲茶壶,回道:“都挺好的。”


于谦察觉到他心情不大好,只是这一个恍惚的功夫,之前他还挺开心的,那大概就是因为自己了。


可郭德纲的玲珑心思他自认是琢磨不透的,只好缄默不语坐在他身边。


就像很多的以往,他总是这样,一言不发,却又坚定不移。...

+

【鱼进锅ABO】姻缘劫


于谦把他的搭档睡了。

他心里是有点喜欢的,不仅仅是AO之间的本能吸引。可是那点喜欢在欲面前显得那么微不足道。

但是情场老手在第二天醒过来的时候也一下懵了。

郭德纲是不一样的,他意识到自己犯了滔天大罪。

怀里的人觉轻,也睁开了眼睛,那眼里全是他,和对他的爱。

这要怎么说?

对不起,我喝多了。

对不起,您就当被狗咬了。

郭德纲轻笑一下,“原来不是做梦。”

“原来您梦里内容这么儿童不宜啊。”于谦说完就想咬舌自尽。

不是要断了吗?!为什么要调戏人家?!怎么就管不住自己这张嘴?!

郭德纲含笑转过去,“只是觉得和您一起就很好了,怎么着都成。”

于谦再也说不出什么一刀两断的话。...

+

【鱼进锅】关于选择搭档的标准

于谦有一张薄唇。


老话说,嘴唇薄的人伶俐又薄情。郭德纲从不信这些,人的品行怎么能全看一张嘴就判定了呢。他也足够了解于谦,单纯善良,重情重义。


说真的,这个男人实在不会说什么漂亮话,有些时候甚至有点木讷。但其实郭德纲挺爱听那话的,所幸他心思细腻,即使于谦不说,他也能明了背后的关心和爱护。更何况这些年的风风雨雨大事小情于谦都无条件坚定的站在他身边。所以一句“我的角儿”就会哄得郭德纲眼不见眼,那不是什么轻易就能说出口的甜言蜜语,那是岁月和默契的沉淀,深厚的超乎想象。


他甚至有足够的信心,倘若于谦明了他的心思,说不定还会宠溺纵容,哪能就那么说出刻薄的话让人伤心。


于谦手小但很有...

+

【鱼进锅】恶作剧



郭德纲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家时,没想到家里有人,也没想到在家的人还没睡。


站在楼下看着楼上温暖的灯光有些出神。


安静的小区有车进来声音还是能被有心人听见,愣神的功夫于谦已经下楼来了,侯震刚把他的行李从车上拿下来,看见于谦热情的打招呼:“师哥在呢。”


于谦呵呵笑:“可不算准了。”说着上前走两步到郭德纲的面前,低低的说:“回来了,您辛苦了。”虽是寒暄但语气里的心疼和深情却暴露出来。


郭德纲哑着嗓子也回一句辛苦。


于谦绕过他帮着拿行李。


侯震任务完成就溜之大吉了。


于谦跟着他进了屋。一个把行李箱打开挂衣服,一个进浴室洗澡,极其熟练默契。


衣服一件一件展开,...

+

【岳郭】城


有一点鱼进锅

人少年时代发生的微妙变化往往会影响一个人的一生,更何况是那样的翻天覆地。

岳云鹏拜了个师父。

说是拜师父,其实也只是学徒,师父徒弟那么叫着,并没有正式举行仪式。同他一道的师兄弟就剩他一个,他们有的爱逗他,有的就真的欺负。被压得狠了也不说话,眼圈都不红一下,只是抿着薄唇,继续干他自己的。

那时候郭德纲忙得已经忙的睡觉都论分钟,这些自来就发生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必要去与他讲。与他讲的又不是真的发生在他身上的。

岳云鹏心里有感觉,他想他在师父心里恐怕要多差劲有多差劲了,想到这,心里忽然泛酸,被人那样欺负也不曾红眼睛,现在倒簌簌得掉了眼泪。

放假在即,与他一起捡场的师兄弟都拜托...

+

【鱼进锅ABO】天道好轮回

一是为了工作方便,二是没有钱,郭德纲于谦王海三个人一起租了个房子。


郭德纲舒坦得紧,前后两个人给他一个人忙活,这待遇是之前没有过的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还不是因为老谦儿看上人家给人献殷勤,王海自认身份尽职得很。


说是伺候,也是小打小闹,郭德纲是个心细的,当大家长当惯了,哪能让他们两个累着,只不过是陪着他们乐呵罢了。


一切都很和谐,唯一不方便的就是ao之别,于谦王海两个a和郭德纲一个o同处一室。刚开始于谦以为自己的机会来了,谁成想,不仅没得手反而一身伤。


因为郭德纲一发情就打人。


于谦都纳了闷儿了,不是只有a发情才那么暴躁的吗?我长这么大发情都没他这战斗力!...

+

【刘林】灵魂相认

「设定: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隐形标记,只有与自己的灵魂伴侣遇见时才会显现,无论如何,这是个车」

[文件]刘林.doc https://pan.wps.cn/l/sfg0git

+

【鱼进锅】有一个少女式的伴侣是怎样的体验?

「知乎体,于老师视角」


第一次来这跟你们聊,虽然不是很熟悉,但希望我的分享能够帮到你们。 


我理解的题目大概是贴心,又全心全意付出给予的伴侣,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么我爱人倒是很贴切了。


我与我爱人一起已经二十多年了,但他依旧那么单纯可爱,好哄得很。他见我有些累,想要逗我开心,在地上拔根草问我是什么,我拿过来跟他说这是兴奋草,闻了一下围着他转,他那双桃花眼就又眯起来,小兔牙也露出来。他笑起来是极好看的,至少我是看不腻歪的。


这之后他就记住这根草了,逮谁跟谁说。


有时候他也会对我眨着眼睛笑,哄我唱歌,我姑且就认为这是撒娇了。


他真的...

+

【七喜】

73×小包子


神秘链接


+

wei ni 历险记篇1

是串串啊:

全篇题记:那些平时依序和并列发生的事,都积压在一个又一个的历史分叉口释放出力量。


习熙悉系袭昔,
熙系习系,喜熙。
昔熙徙西,习嘻,希习玺熙锡,
熙喜,西悉曦戏,习喜。
觋系熙系,阋,
熙袭觋,隙,觋屣徙西。
习希玺,牺熙。
熙牺熙媳,唏觋喜熙媳。
惜熙兮!
注:玺,玉玺(皇权)
锡,九锡(丞相)
曦,红太阳(太祖外号)
觋,老鬼(王的号)
     ————某大佬
卫再一次在睡梦中听见雨滴叩击声,细致绵密。
惨白的月光把花木的剪影贴在地面上,清晰而突兀。医院的寂静令卫感到身体的麻木,而他略作扭头的希图立刻让这个病床上的人...

+

不需要任何热度,真的会被查水表,看看就完了


愿意保存就保存不用问我


有什么问题,也可以私信我




+

【双关】恋爱这件小事


年下傻白甜OOC

213之前,就与高亚楠和平分手,没有关饕餮!

正文:

可能真的是物极必反,他和关宏峰这个性冷淡老古董在一起了。看着下班后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喝茶看电视新闻的哥哥,一副清心寡欲的样子,关宏宇垂头丧气。

太不一样了,哪有越过热恋期直接到七年之痒甚至是夕阳红的?

不过这也不全怪关宏峰,毕竟他自己怂的连手都不敢拉,当初告白还是趁着人多加酒壮怂人胆。

那天周巡在支队扯着大嗓门子喊:“为了庆祝关队归队,今天,我请客!”然后一片欢呼声。

周巡拉着关宏峰低语:“把关宏宇也叫来,今天的饭,有他一份。”

最后决定聚在音素酒吧,关宏宇和周巡拼酒拼的昏天黑地,因为他俩插科打诨,气氛好的不得了,除了关宏...

+

【双关】青春期

关宏宇开始走极端,抽烟喝酒打架早恋。关图安找关宏峰聊了一下,关宏峰解释为青春期,关图安抽着烟低头皱眉,关宏峰安慰他说过了这阶段就好了,他会尽量看着点关宏宇。关图安深深的看了一眼关宏峰,拍拍他的肩:“好孩子,长兄如父,你够格。”

说是看着,只要关宏宇没死外边,关宏峰也不管他,他只要关宏宇让自己对家里有个交代,协议达成,皆大欢喜。

也说不上更放肆,只是关宏峰在学校看见他的次数比起以前少了一些。

第二天是周末,关宏宇晚饭之后也没回来,关图安没生气,这是可以容忍的范围。一家三口早早睡了。半夜关宏宇才回来,他安安静静的坐在沙发上,但眼睛发亮,这把起夜的关宏峰吓的够呛。离老远就闻见一股烟酒味儿,关宏峰把他拉...

+

【本宣】被屏蔽到害怕的我瑟瑟发抖……双关短篇合集突发本《夜不见黑》

🙋🏻🙋🏻🙋🏻

画雪末:

为防万一!都看图好了!!!有问题评论戳好啦~


然后我们明晚八点这里见→ 《夜不见黑》


啥都不敢说……圈一下码字的大家吧~ @木子可爱多  @阿喵先生  @猫咪甜饼干  @湛湖密语  @矮颓颓 


然后圈一下写字的爸爸! @尘唐 


最后……作为一个首发!抱一下主办爸爸的大腿 @Comicup魔都囧猫娘 这算是本宣的啊!!!


【等摊位号下来了放摊位号~】

+

段子


关宏宇大晚上滚了一身泥回家,他抬头顺着窗户向上看还能看见哥哥学习的身影

他没忍住吹了一段儿狗哨

关父的怒吼声从屋里传来:“谁家小崽子撩我们峰儿!!!”

“……”

+

不像关宏宇年纪轻轻就有猫了


生贺!!

为了撒糖,我连时间线都可以无视,可以称得上是厚颜无耻了


请像紫薇答应尔康那样答应我,不要@演员本人好吗


正文:

十岁那年,两个肉团子围坐在圆桌上,乖乖等着妈妈准备的长寿面。暖黄色的灯泡挂在头顶,从厨房传来的香气越来越重。关宏宇咽了一下口水,转过头问关宏峰:“哥,你饿吗?”

关宏峰一下皱起小眉头,随即松开,嘴还是没张开,只是从喉咙里咕噜出一个类似“嗯”的小奶音儿。关宏宇握着他的手:“妈妈在做哦!马上就能吃到你最爱的面条啦!”

关宏峰把手抽出来,对他说:“你是弟弟,你不能这么跟我说话。”

关宏宇撇一下嘴,委屈巴巴的低头不说话。面条确实马上就上桌了。看似关宏宇吃的狼吞虎咽,但每次...

+

【双关/年下】杠杆原理


又名《無間道》

关宏宇迷茫的站在大街上,旁边是大包小包的行李。冷风一吹,他把脑子里所有矫情的字眼儿都抠一遍,然后掏出手机给崔虎打电话。

“喂,我宏宇。”

“呦!宏宇啊!咋,咋的了,有事哦?”

“我被我哥赶出来了。”

崔虎觉得很棘手。

“你说你!你哥没,没同意你就硬搬,搬进去。”

关宏宇皱着眉拄着脑袋,整个人都蔫了。

“我联系刘音来着,她态度很模糊,总是支支吾吾的。”

崔虎自带刘音粉丝滤镜,他自认为他这个B配不上刘音这个O,那老老实实的“欣赏”总可以吧。

“我去!她不会,不会真和你哥搞,搞一块儿去了吧。”

自己给自己找个嫂子,开心不?

关宏宇丧气的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崔虎着急了:“那,那我得把把关!可别,别让人骗!”

关宏...

+

【双关/年下】杠杆原理


又名《弟弟太蠢了怎么办》

刘音拄着方向盘对关宏峰歪头笑:“想去哪啊,关队?”

关宏峰勾一下嘴角:“想去刑警队玩儿吗?”

刘音极兴奋的扒着他:“可以吗?!”

关宏峰点头:“可以。”

刘音捂着胸口尖叫一声,然后用手指向前比个枪。BIU!

“出发!”

全支队都是A,个个见O倒,要不是身边站着关宏峰,他们恨不得把眼珠子扣出来贴人身上。

刘音不在乎,在O里她也是俏丽的。

高亚楠夹着报告进来就看见一只威武的狮子正护着身前骄傲的狐狸,以免她被狮群伤害。

她把报告递给关宏峰,嘴里念叨,眼睛往刘音那瞟。刘音够着要看报告,不知道懂不懂反正听的很认真。

最后高亚楠以问句结尾:“有更好玩儿的,要看看吗?”

刘音瞪着眼睛愣了一下,然后指着自己...

+

© 爬墙快乐 | Powered by LOFTER